欢迎访问新自媒体杂谈

对话“土味顶流”张同学:曾创业失败患抑郁症,拒绝每年500万出卖运营权

频道:行业动态 日期: 浏览:608

12月8日上午10时,辽宁省营口市建一镇松树村,张同学家的老屋门口已经聚集了一批从天南地北赶过来的粉丝。

张同学家,俨然成了松树村著名“景点”。当地政府专门安排了工作人员,贴上行程码,准备好登记簿,让访客逐一登记。

张同学火了,他的抖音账号从10月4日开始更新,仅产出了44条视频,便吸引了1500多万粉丝,被人称为现象级爆红,土味顶流。

他视频的主人公是一个懒散但内心富足的农村单身汉,内容也是这个农村单身汉的日常。张同学粉丝说,看他的短视频很轻松,“不知道为什么看,但就是看完了很高兴”。

张同学的迅速走红,为他带来了巨大的流量,也让他备受质疑。

视频剪辑实习生:邓济薇

12月8日晚,张同学接受了极目新闻记者的专访。


粉丝在张同学拍摄老屋门口合影

曾遭车祸险丧命,创业失败患抑郁症

极目新闻:听说你只读了8年书,初中没毕业?

张同学:我是念书跟不上了,念小学的时候就念得不是那么好,到中学课程更多了,但是后期想要念好来不及了。上学的时候也是,一天就想着玩,学习不好,自己就放弃了。

极目新闻:初中肄业之后有些什么经历?

张同学:刚开始和我四叔学开大货,拉过矿石,我开的是那种解放141,大挂车。从2004年开始,开了3年车,后面08年结婚,就去市里开汽车修理厂了。当时没有经营的理念,纯凭一腔热血干一件事,所以经营不善倒闭了。

极目新闻:再后来呢?

张同学:2014年从大石桥市里回到松树村,回来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养鸡。那个时候白羽肉食鸡很火,我也跟风养。但那个东西也需要技术,我不懂,后面鸡也死了。再然后就是养蚕。但这活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干的,天天得上山去看着蚕苗,非常辛苦。最后也没养好。

极目新闻:在你之前的经历中,有没有最让你最难忘的事?

张同学:2013年应该说是我最倒霉的一年。那时候我还在开汽车修理厂,开车差点丧命。我以前喜欢留短发,现在把头发留长,因为车祸把头顶这块撞开了,我要是剃短发上面有个月牙。厂房也着火了,我又喜欢喝点酒,和别人打架也赔过钱。反正那一年是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年。后期我回想这一些经历,感觉这些事都应该发生,像一步一步安排好的一样。那几年我真的得抑郁症了,晚上睡着要到下半夜3点以后,也可能睡不着觉。那几年基本上天天如此,太折磨人了。心情一路就是非常抑郁和压抑,所以到2014年的时候实在不行了,后来我就回松树村了。回来之后心情一下子就放开了,后面养鸡鸡死的时候我都没有特别沮丧。

极目新闻:这些经历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?

张同学:刚刚开始干修理厂时,我是属于那种浮躁的性格,脾气比较急,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,遇到这些事情,有一些经历和磨难,我的性子也一点点地被磨平了。后期失败成为常态,你知道吧?我心态都变了,反正干就行了,无所谓,管它好坏,不要老是纠结结果好坏,否则可能会让自己压力更大。

爱看周星驰电影,学李子柒拍摄方法

极目新闻: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可以做短视频的?

张同学:最开始是真的喜欢,天天在研究,琢磨这个事应该怎么去拍摄、怎么制作、怎么去让它上热门。最开始就拿着三角架,拍点家乡的风景,然后拍着就特别有感觉,拍完以后做完一个小成品,虽然不是什么优秀的作品,但自己看着特别美。通过镜头能表达很多的东西。所以就特别喜欢,就是一个兴趣爱好。我以前特别喜欢钓鱼,拍短视频后,基本上鱼也不钓了,天天在琢磨,天天在拍摄。

极目新闻:相当于废寝忘食的状态了?

张同学:还没到那个地步,就是晚上在想,吃饭的时候也在想,上厕所的时候都在想,走路的时候也在想,接近于痴迷的那种状态。

极目新闻:你是怎么掌握这些拍摄视频的技术的?拍摄理念又是怎么形成的?

张同学:看电影。我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。《西游降魔篇》我看得是最多的,《美人鱼》看得也比较多。周星驰的电影你可能看第一遍的时候感觉特别搞笑,第二遍会有一种不同的感觉。在内容设置里面一定是包含着一个导演内心的想法。拍摄的一些角度和镜头我也非常喜欢,这个镜头原来是放在这里拍的,这个镜头是放在那里拍的,然后这几个镜头为什么要这么去拍……包括有时候也看一些拍的比较好的短视频,比如李子柒那种的,看她的转场、拍摄都非常唯美,也去学习。然后第二天我去拍摄时候,可能会用到他们用的一些手法,包括一些镜头的转变、拍摄的角度。


张同学正在拍摄中

极目新闻:真正开始拍视频是什么时候?

张同学:从去年7月份开始,当时我就买了一部手机。7月份开始拍,8月份就总结了一些自己的一个思路和想法,9月份时跟别人合作第一个账号,帮别人去拍摄。

7分钟视频有260个镜头,除手机外设备不超过200元

极目新闻:最开始和别人合拍,只是想做一个幕后吗?

张同学:原来就是特别想做幕后,1个人给6个人去做,我想着把这6个人都给他做起来以后,咱们在一起还能干点事儿,但是后期越拍人越少。然后有人说,张同学是不是你个人的问题,跟你拍的人都走了,你得找自身的原因。说实话,有时候我在拍摄内容上要求是特别高的。包括跟他们沟通,他们也不是很了解我想要达到一个意图和一些想法,所以很多时候思路方面都不同,最终没有走到一起。

极目新闻:对拍摄要求高,可以举个例子吗?

张同学:比如开门的镜头。有时候我开这个门基本上就开了七八次。因为我第一视角拿手机,要拍摄这个手去拧钥匙。如果要想拍好拧钥匙的这个手,手机就可能就会抖,就反反复复拍。


张同学拍摄中

极目新闻:短视频中,你很多镜头都是重复的,比如说舀水、洗手,但是每次拍一段新视频,都会重新拍一遍。为什么不使用以前拍好的镜头?

张同学:每一个段子都是独立的,我不会用以前的一些镜头来充当今天的作品。所以我今天的作品我就重新开始拍摄,今年要做一些什么事都是重新来一遍,这样它才是一个完整的。有时候我整个段子都剪完了,就是因为感觉这块缺一个镜头,就特别不舒服,会再去补一个。我不是强迫症,但既然拍一天了对不对?拍一天了怎么样都是幸福的一天,你不能因为一两个点整得自己不舒服。

极目新闻:每一个镜头在拍摄之前有没有认真规划过?

张同学:这我真的没有,一个视频200多个镜头,不可能提前就把200多个镜头应该怎么拍想好。我们之前都是想大块,拍摄的时候再想细节。

极目新闻:那么多镜头,剪辑起来很困难吧?

张同学:因为是我自己拍的,对这个镜头都有记忆。虽然是200多个镜头,但我知道每一个镜头它需要表达什么内容。拍完以后我就坐在犄角旮旯,坐个小凳子开始剪辑,外界说话我就没有感觉了。剪辑都是一个半小时到两小时左右。

极目新闻:除了手机以外,你还有哪些设备?

张同学:我设备很简单,两个支架,一个高支架花了29块钱,小支架99块钱,再有一个补光灯,好像五六十块钱买的,也没有专业的设备。他们说你拍摄的时候是不是有云台这些东西,其实这东西第一我不会用,第二我拿这个东西感觉不得劲。我从去年到现在都是手持拍摄,我拿手机特别稳。

张同学的拍摄道具

极目新闻:你之前说过会开直播,做一些视频方面的培训?

张同学:不能说培训。今天有来个粉丝,说他也想做,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了。包括线上有很多人给我发私信的,说张同学教教我怎么去做这个短视频,所以这也是他们所需要的,恰好我也会这方面,不是说我很强很懂。以后可能会给他们开个专场,教他们怎么制作短视频。我教的都是一些实战的东西,不会有一些隐瞒或怎么样。

曾不被村里人理解,走红后喊亲友组建团队

极目新闻:视频里的张同学是一个农村大龄光棍,是根据现实人物塑造的吗?

张同学:有自己的影子,也有兄弟的影子。这边光棍确实挺多的,主要原因还是经济问题。现在没钱你就别想处(对象),就更别想结婚了。

极目新闻:听说抖音上很多人给你们发征婚信息了,从20岁到50岁的都有。

张同学:是的,通过拍短视频能让他们脱单的话,我感觉也是一个好事。

极目新闻:当时村里人怎么看你拍短视频的行为?

张同学:有很多我叔叔婶婶辈的,他们一般不会理解。那个时候我天天背着三脚架,然后上山下河去拍摄,他们都能看得到。有时候他们也会说我一天天的不务正业,也不工作。我感觉这只是认知方面的不同。现在平台就有专职做这个事的,所以我也是一心一意想把这个事做好。别人可能在背后说,上班有个正儿八经的工作就是正常人,我这样应该是不正常的。

极目新闻:家里还有两个孩子,拍视频不挣钱时你感觉压力大吗?

张同学:有时候压力就挺大了。我女儿她已经六年级了,有时候交各种费用,有时候要买点衣服,特别现在养小孩,各种费用想象不到的,儿子现在也小。有段时间真就维持不了,就跟朋友借过一次钱。因为我这个人特别不喜欢去麻烦别人。有朋友说你缺钱,你跟我说话就行,但是我不好意思去跟别人说,但中间也跟别人借过钱,真是顶不住了。所以后期我还是接了一些外号,要维持生计,然后我这个账号还得去继续拍摄。那段时间经常是今天给别人拍,明天给我自己拍。

张同学和二涛回看拍摄的画面

爆火后仍一心扎在拍摄里,拒每年500万买断运营权

极目新闻:你觉得现在是成功了吗?

张同学:成不成功我倒没有什么定义。其实有很多人说张同学你现在火了,粉丝涨得那么快。但是作为我个人来讲,我的家人和身边的一些朋友并没有看得那么重,所以我个人状态还是非常平稳、平静的那种感觉。

极目新闻:现在生活和以前有什么差别吗?

张同学:就是每天来打卡的人多一点。我还是一如既往,该拍段子拍段子,该怎样就怎样,没有大的变化。

极目新闻:接下来打算如何运营“张同学”账号?

张同学:就现在来讲,还是想尽量把这个作品先给它拍好,按照现在节奏两天能更新一个视频。作品这块后期也会不断地去注入新的内容。

极目新闻:现在走红了,会不会有很多人找你合作?

张同学:之前粉丝还没这么多的时候也有人找过我,月工资也有给到两三万的。包括还有人说我要是创建团队的话,什么都给提供,包括房子都有。当时我想既然创建了账号,就要坚持不懈地走下去,假如走不下去了,再用技术赚钱也行。后来火了也有公司想给我运营,说能帮我赚多少钱,我也拒绝了。

极目新闻:多少钱?

张同学:一年五百万以上。

想像丁真一样宣传家乡,干事的过程中顺便把钱挣了

极目新闻:短视频时代也产生了大大小小的网红,有的火了之后陷入纠纷,有的昙花一现,你对张同学有什么预期吗?

张同学:可能他们把红看得太重了,就害怕一下子就不行了。我个人想,如果瞬间流量下来了,或者昙花一现了,你也没办法对不对?不是说我们决定的,我只能努力了。不要想得那么严重,自己做过了、努力过了就可以了。

极目新闻:流量终究要变现,团队也要生活,你打算开始直播带货了吗?

张同学:最开始刚热起来的时候,很多人说张同学你应该开播了,应该赚钱了。我有自己的一些理解。有一句话叫厚德载物,就是你有多少德行才能承载多少物质。要是没有德行的话,物质一下上来了,比如你买彩票中了500万到1000万,没准一下就把自己烧没了。包括赚钱这方面,以前我就这么讲,这个东西就当大家都在玩,要有一个玩的心态去干去弄,要是天天想着怎么去赚钱,你玩得就非常纠结和累。所以要是真的说有赚钱的那天,要在干事的过程中顺便就把钱赚了。

极目新闻:你打算什么时候帮松树村带货?

张同学:咱们夏天和秋天的时候东西多一些,现在很少。今年夏天时,那时账号做得不是那么好,热度也没有那么大,也有朋友给我打过电话,问我卖不卖货。我说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流量,有流量的时候那肯定好使。都是给老百姓做事的。对不对?

张同学所在松树村

极目新闻:网红走红后,有很多发展方向,比如李子柒,比如丁真。你更倾向于哪种方向?

张同学:我更喜欢丁真那种方式,丁真能给家乡带来一些好处。都说张同学能影响到家乡,能帮助家乡做点事,我真没有感觉到自己还有那么大能力。真的是有这个影响力的话,我还是愿意多帮助家乡,这是第一个。第二个就是农民是不分地域的,南方也有农人,北方也有农人,所以只要是谈得上农人需要帮助的地方,我也会一如既往,不会分地域的。

文章内容来源:极目新闻 不代表平台观点


0 留言

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